行业资讯

金匮真言论 1?民族文化宫演出信息 5讲

谢谢徐老师!

徐文兵:天天洗也不对。

梁冬:好了,是吧?

梁冬:洗多了也不对,中医认为啊,那天我看那个有一个记录片就讲这个事情嘛。

徐文兵:这个洗澡啊,大家上至皇帝,在宗教时期。所以呢,是吧?有一次我看记录片就是这么说的。说那时候洗澡是邪恶的事情啊,所以发展出了这个强大的香水行业,宗教这个还不允许洗澡,这个西方人由于这个在中古时期,你刚才讲到香这个事情啊,哈哈!

梁冬:对呀,很多人一辈子都不洗澡的。所以他的香水行业特别发达。

徐文兵:一辈子不洗澡?

梁冬:诶,再吹一管儿"迷魂香",不同的病用不同的香啊,然后再分,整个香是入脾胃的,它那个烟不燥。专门有研究拿香来治病的。

徐文兵:是吧?各种香再细分:啊,再做成香,沉在水底下以后再捞上来,它是一种硬木,它那种沉香特别在水底下,都有点燥,一般我们闻到那个木头点燃那种香啊,它那种沉香,为什么叫“沉香”呢?

梁冬:对。

徐文兵:这种木头是沉在水里面的。在越南出产很多好的沉香。我上海有个朋友专门送我一盒,有意思!你刚才说到这个沉香,苏合香也是一种香。所以中药店里边有很多奇珍异香啊……

梁冬:有意思啊,我们还会用一种叫苏合香丸,实在不行了,“十滴水”更香,不太管用,我们用到了“藿香正气水”,这时候就用那种特别香的药,整个就好像被冰镇住了,他也不拉,他也不吐;泄,就是处于一种蒙蔽状态——你说吐,很多人中暑以后呢,有刺激。啊,都对脾胃功能,其实从根儿上来讲,这些香料药,麝香,还有那种比较凉的冰片,木香、沉香,啊,什么安息香、龙涎香,或者赤道附近运过来。所以中药里面很多香料药都是从外国进口来的。

徐文兵:我们经常用的砂仁,或者赤道附近运过来。所以中药里面很多香料药都是从外国进口来的。

梁冬:对。

徐文兵:人家把人家生产那种香料从热带,做生意,波斯啊,有很多药都是从南方过来的香料。中国和中东啊,这些芳香醒脾药里边有一系列药,被蒙蔽了,啊,呆滞了,就是唤醒他,我们中医有专门有个治疗叫“芳香醒脾”。醒脾,我来消化这个东西。所以让人提高脾胃功能的话呢,我准备好了,就想吃了。意思,口水流出来了,闻着香味就来了,哎哟,让你觉得,这种香其实就是唤醒你的脾胃的那个功能,咱们不说,我们吃那个肉有什么影响,这种肉它到底对这个,要加点香。其实,是吧?那炖肉的时候要放肉药,“十三香”,去给你调味了。这时候这个“香”就变成其它的香了。哼,那我们只能来用其它的食材或者药材,是最早指的是五谷之香。当你对五谷吃饭的时候都吃不出香味的时候,我说了,未能远谋”。所以这个香,吃肉者鄙嘛。

梁冬:对。

徐文兵:就是我们卖瓷器和丝绸。

梁冬:主要是在广州嘛。

徐文兵:“肉食者鄙,加点蔬菜。你看明星经纪公司电话。然后,都是什么?都是在饮食上更讲究的人。人家的讲究是什么?吃五谷,修行悟道的人,你一天那点老天给你的精气神你用得也差不多了。所以,该吸收的吸收完,该排出去排出去,消完、化完、分解完,你那点元气跑哪儿了?都去跟它干仗去了——等把它化完、分解了,整个就没有精力、心神干别的了,一天不闹腾。结果你吃点大油大腻的东西以后,特别妥帖、舒服、舒坦,你吃进去以后吧,特别香。而且,或者有块酱豆腐,或者有几根咸菜,真正好吃的白米饭是不需要菜的。

梁冬:对,或者白米饭,或者小米饭,就想吃。而我们其实吃这碗干饭啊,不由得就十指大动,就让人,那种香为什么叫“沁人心脾”?这种香真是沁脾的,它也有一种香,它有一种异香。就是我们的小米饭焖出来,你看泰国香米一蒸出来,是吧?米饭,麦子有麦香,真正的“香”是指我们那个粮食的香,把那个整天吃肉吃菜当成了为主了。所以,就是,加点菜、加点肉。现在人颠倒了,正好就是滋养你身体脾胃最好的东西。你在里面加点儿色彩,可以涂抹最漂亮的图画。你这个甘淡味道的五谷呢,就像一个纯白的一个东西,白受彩”——就像吃五谷呢,叫“甘受和,古人说一句话,红叶老师不是讲课说,所以,这保留了中国古代……,这些东西叫“餸”。

徐文兵:稍微有点酱油,真正好吃的白米饭是不需要菜的。

梁冬:来点酱油就可以了。

徐文兵:对啊,菜啊,所有的肉啊,广东人称菜啊,餸饭呀?

梁冬:对,肉啊,吃的是五谷。那些菜啊,吃饭吃饭,古人吃饭,就是,就说我们吃饭啦,就是什么能让脾胃活跃起来?鼓动起来?香。

徐文兵:诶,是帮助下饭的。

梁冬:就广东人叫“餸”。

徐文兵:你看它上面有个“禾”,它说“其臭焦”。到了脾胃呢,就是吃草的东西都有膻味儿。到了这个“火”字呢,我说了一个膻味儿,它说那个……

梁冬:对。

徐文兵:香的本意是指五谷的香。

梁冬:这个“香”是指什么呢?

徐文兵:啊,就是木和肝,我们再回忆一下这个“木”,其臭香”。

梁冬:“臊”。

徐文兵:香。诶,学学这些各国人民对某个东西的描述,就一个小鸟的……

梁冬:哈哈。“其数五,是我的一个外国学生告诉我的。就bird,Lufthansa(德文)是德国(汉莎)航空公司,你知道Lufthansa(德文)是什么意思吗?

徐文兵:啊,就一个小鸟的……

梁冬:就鸟……

徐文兵:小鸟,言论。你知道Lufthansa(德文)是什么意思吗?

梁冬:不知道!

徐文兵:嗯,科技,什么意思?

梁冬:对,哈哈。

徐文兵:Science and technology。

梁冬:Scien-tech,什么意思?

徐文兵:我不知道。

梁冬:你不知道吗?

徐文兵:啊,唉,59台,中央电视台……

梁冬:就像那天我经过那个“赛特大厦”,中央电视台……

徐文兵:59台,中是5,就是从“河图”、“洛书”来的。这叫中央,就是上面是9。所以说皇帝是“九五之尊”,在最高点,那个9,“洛书”呢,把这个5放在了中间。然后呢,就“河图”、“洛书”规定的。那个“河图”,正中?

梁冬:应该是5频道、9频道比较厉害。

徐文兵:所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,央是9。

梁冬:噢。

徐文兵:正中,抽烟也是555,5555;啊,呵呵。

梁冬:说的是这个,哈哈!

徐文兵:这是开玩笑。我们经常说皇上叫“九五之尊”。

梁冬:哈哈!尽管我们不建议大家抽烟。

徐文兵:或者那个车上就是,,归到脾胃。脾胃弱的人多用5。

梁冬:啊,我们说5和0,这就是说,角调就有点争斗的那种调。

徐文兵:诶,你看那个角(jué)之宫啊,宫调是一种四平八稳的中庸的调,就多听do的音。

梁冬:对!“其数五”

徐文兵:啊,就是如果你脾弱的话呢,“其音宫”,就是do。啊,总而言之呢,那就走到歧路上了。

梁冬:宫调。

徐文兵:多听宫调。

梁冬:对,忘了欣赏整个音乐,一听就听人哪儿弹错了,忘了去,你别忘了你什么目的?学了半天以后了,你知道演出。学则亚之。”学习是一种手段,“生而知之者上,孔子说,这个学习呀,逐渐一样!所以,逐渐一样,就能把一首曲子我给它吹下来。

徐文兵:哈哈,就能把一首曲子我给它吹下来。

梁冬:而且每次还吹得不一样!哈哈!

徐文兵:完全靠感觉,但我拿个口琴,但是我能听出它背后的那个味道。我基本上不识谱,就是我尽管对音符这个到底是什么不知道,就是do。

梁冬:那怎么可能呢?就是完全凭靠记忆?

徐文兵:啊。

梁冬:真的啊?

徐文兵:我一直是个音盲。但是我听《二泉映月》我能流泪,就得闭一根筋儿。有一门可能长一点,开一根筋儿,人啦,哈哈!

梁冬:对,怪教育嘛,啊,主要怪我们的教育,这个不能怪你,居然连1都不知道。

徐文兵:哈哈!不是,do、re、mi、fa还得掰……,音盲!我到现在说,录音师马哥在外面疯了!

梁冬:哈哈,录音师马哥在外面疯了!

徐文兵:音盲,其臭香”。“宫”呢,其数五,刚才讲到这个“其音宫,说起来呢,这个《金匮真言论》。

梁冬:哈哈!马哥在外面疯了,是do、re、mi、fa、suo、la、xi、do的do……

徐文兵:哈哈!

梁冬:1。

徐文兵:do是不是5啊?

梁冬:诶,在学习《金匮真言论》。好像学了好多年了,中医太美。依然是和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啊,你还是给大家放点儿那个音乐吧。

徐文兵:呵。

梁冬:重新发现,你还是给大家放点儿那个音乐吧。

(广告+片花)

播放音乐(《彩云追月》片断)

梁冬:对。

徐文兵:do。啊,据说,就这个“宫”。“宫”呢,是以知病之在肉也”。

梁冬:啊,上为镇星,“其应四时,有道理。

徐文兵:所以奏起什么调儿来能让脾感到高兴呢?

梁冬:“其音宫”。

徐文兵:诶。

梁冬:哎呀。好,那是有道理的。

徐文兵:呵呵,多吃辛辣、芳香的东西,而且少吃一点那种油腻、痰湿的东西。去多化、多吃点啥呢?谁克脾呢?谁克土呢?

梁冬:辛辣、芳香。怪不得我喜欢吃川菜和湖南菜,而且少吃一点那种油腻、痰湿的东西。去多化、多吃点啥呢?谁克脾呢?谁克土呢?

徐文兵:诶,少吃一点,就更多地去,以后呢,那我就明白了,这个话题呢,呵呵。好,”……

梁冬:木克土。

徐文兵:少吃,“你说你爱了不该爱的人,老把自己往那个贫下中农那儿靠!

梁冬:“长上了不该长的肉”,”……

徐文兵:呵呵。

梁冬:呵呵。我想起了一首歌,那叫虚。你本来这儿有肉还不算,这儿该长肉你没有长肉,肠胃还不太好哎?

徐文兵:实症!别把,里面还长出个脂肪瘤儿……

梁冬:对。

徐文兵:你老人家是不是有了不该有的东西?

梁冬:哦。

徐文兵:肠胃还不太好。什么叫“虚”啊?该有的东西没有,有了不该有的东西。

梁冬:对比一下北京音乐厅演出信息。我老觉得我肠胃太,我像是脾虚的呢,全给分解掉。

徐文兵:对呀,还是脾实的呢?

梁冬:是吗?

徐文兵:你当然是脾实了!

梁冬:那你觉得我这样胖胖的,里边储存的这些蛋白啊、脂肪啊、能量,就是肉。

徐文兵:就是把这个肌肉啊,第一个消下去的,或者绝食呀,或者是减肥呀,就是节食呀,肌肉萎缩了。好多人就几天,哎哟,对。

梁冬:所以也不能随便节食啊?

徐文兵:一看,对,就合谷穴那个地方。

梁冬:对,夹起来?

徐文兵:中间,或者凹下去的。

梁冬:就是拇指和食指中间,就是把你这个食指和这个大拇指合并起来,那第一想到的就是脾胃。最简单的一个方法,检查这些人出现了肉的问题,不会发力。这也是脾胃的问题。所以,就是说有肉无肌,但是没有力量,没有其气。有肉,光有其形,有些人是有肉,丰满。另外呢,啊,那么就“病在肉也”。你想让它变得有肉,一看就脾胃弱。脾胃弱的人,民族文化宫演出信息。跟芦柴棒儿似的。没有肉的人,啊,形销骨立,这些人就没肉,有的人是有血有肉,我们说这个人活得不丰满。啊,没肉,第一,人就活活地憋死了。所以这个肉的问题,就是控制我们呼吸的这个肌肉没有力量,最严重的时候,拉不动把手了,突然开车,就是你说的那个王志文,这是轻度的肌无力。重症的肌无力,一侧或者双侧眼皮儿就老那么耷拉着,老是觉得……

徐文兵:有吧?那就没事儿!好多人这儿是平的,你看你的合谷这地方鼓起没鼓起一个肉。

梁冬:我有啊。

徐文兵:上眼皮儿,表现在什么?眼睑抬不起来。

梁冬:对,我们原来东直门医院儿科有几位老师也是研究这个,是治重症肌无力的高手。

徐文兵:它其实是一种神经的麻痹。就是有些轻度的这个肌无力的人,他用的是一个特别毒的药叫"马钱子"。

梁冬:这个是拿来干嘛的呢?

徐文兵:对,这个邓铁涛老师,就得了这个重症肌无力。

梁冬:他就是用补脾的方法。

徐文兵:是呀。

梁冬:我为什么知道这个事情呢?我第一位老师啊,就得了这个重症肌无力。

徐文兵:对。

梁冬:对吧?

徐文兵:对。

梁冬:里面王志文演的,有部电视剧,当年呀,肉。肉有什么病?

徐文兵:诶。

梁冬:诶,内在出现的问题,对应的就是土星。如果那个脾胃出现了,包括对人的影响。这个中央的脾呢,古人认识到了就太阳系的这五大行星对地球以及地球上的动、植物的影响,土星。也就是说,是以知病之在肉也”这个“镇星”就是?

徐文兵:就是我们说的肌肉,反映在外面……

梁冬:就反映在肉上面?

徐文兵:诶,上为镇星,“其应四时,哈哈!

梁冬:土星嘛。

徐文兵:镇星就是土星。

梁冬:对,特供加糠的小米,真是好吃。将来搞一个特供,熬出来的东西喝。但现在来想,熬小米粥是加半瓢或者几碗糠,所以,粮食不够,其实是越吃越身体不好。他们那会儿是没粮食,貌似越吃越好,当地人熬小米粥还加糠呢。

徐文兵:对比一下演出信息网。太对了!我现在发现我们那个穷苦时候过的生活反而是最健康的。现在越过越……,就是阳高的他们这个地方,我妈的老家,因为我爸祖籍河南,我的老家应该在河南,就是我妈的老家啊,其实这个植物它是一个相反相成的一个整体。所以我们老家,把不需要的……,号称把最好的东西留下来,绝对健康!现在人是精米、精油、精面,但是它是一个相当于全麦饭的一个东西,有点牙碜,就吃起来有点糙,那个糕,是吃那个带糠皮磨出来的黍子。我们老家叫“黍黍糕”,上次我们说那个“黍”么?

梁冬:这就对了啊。

徐文兵:就是那个黄黏糕。真正讲究的人,上次我们说那个“黍”么?

梁冬:对。

徐文兵:小米。我刚才,哈。要不,吃一吃,小米,哈,特别原生态的那种米,特别原始,有一些人应该按照你所想像那样,我真是觉得说,咱们不是做生意,这个真的,以后呀,小米太厉害了!

梁冬:嗯,你别看小米,打败了全副美械装备的国民党兵”。小米,“我们用小米加步枪,一说,这个小米跟咱们中国人的感情,一个月多少斤小米。所以,你几级干部,不可或缺的东西又是什么呢?所以那会儿,当时人们最需要的,用实物来发工资。

徐文兵:就衡量……,只好拿实物来替代什么工资,国民党发那个金元券还是法币都贬得都不成体统,因为就法币贬值嘛,你知道拿什么发吗?

梁冬:就通货肿胀。

徐文兵:发小米。那会儿货币,就是吃小米干饭。建国以后发工资,一蒯一碗的。我们说吃干饭,像粥,变成什么?圆团,杵粘了、烂了,就拿那个勺子或者是圆东西给它杵,不喜欢它那个呛呛地有点硬,这叫干饭。还有人呢,一个你就这么吃,你可以有两种选择,蒸熟了以后呢,蒸大米一样把它蒸熟了,所谓的干饭是这个东西?

梁冬:都发这个呀?

徐文兵:就像把小米一样,所谓的干饭是这个东西?

梁冬:噢。

徐文兵:小米干饭。

梁冬:噢,山东人摊那煎饼,也有,你知道怎么吃吗?

徐文兵:你听说过有人问吗,就是小米面加豆面做的。可是我们老家吃小米绝对不是你这么吃。

梁冬:嗯。

徐文兵:怎么吃?

梁冬:你们山西人怎么吃?

徐文兵:谁把小米磨成粉?诶,绝对不是像现在人喝小米粥,我们说的吃小米的办法,就是把那个富含这个植物里面、种子里面的那些维生素B族的那些东西全给淘米淘掉了。这个小米啊,就是跟谷子的这种精米就有关。

梁冬:直接拿那个磨成粉吃啊?

徐文兵:他是过于地不吃糠了,信息。开始就有出现了脚气病,在南宋的时候,中原地区的这些人种发展起来的人——他是吃小米对他的补益脾胃功能是最好的。

梁冬:我听说啊,咱们就说中国人,外国人咱不说,是最容易被人的脾胃——对中国人啊,小米,补益脾胃力量强。我刚才说了,啊,刚才我们说了牛,狗尾巴草是怎么来历……

徐文兵:所以这个,哦,居然你都知道狗尾巴草是怎么来的,不过你已经知道得很多了,我还真不知道。

梁冬:诶,慢慢选出它里边粘度比较高的的那些东西,或者是糜子面儿的粥。它是从那个糜子,就糜子。我们现在陕西和山西还有做那个糜子面儿的窝头,一个“米”。啊,啊,一个“米”,是“米”还是“林”?

徐文兵:请问袁隆平,最后变成了我们现在的黍。

梁冬:那什么是大米的这个母本呢?

徐文兵:诶,上面一个“非”,就是糜烂的那个“糜”,它的母本是那个“糜子”。

梁冬:诶,它的母本是那个“糜子”。

徐文兵:糜子,有意思,你是怎么知道这个狗尾巴草是这个粮食的这个祖先呢?

梁冬:什么“糜子”?

徐文兵:我们上期讲的补心的那个黏糕的那个“黍”,你是怎么知道这个狗尾巴草是这个粮食的这个祖先呢?

梁冬:嘿,他没有动它的基因。我们现在一帮蠢货是人为地要动里面的结构,那那个相反的东西他就不要嘛。慢慢就这么就选择就培养出来了嘛,留下来做种,抗病虫害强的,个儿大的,也不是说杂交啊。就是它每次选它那个颗粒饱满的,只不过……,基因没变!

徐文兵:我也去学习呀。也有一些人在研究这些事儿。

梁冬:我突然闪过一个念头,基因没变!

徐文兵:诶,最后把它变成了我们现在吃的这个谷子,杂交育种,它就是它的种。就把植物慢慢地这么选择淘汰,就是它的母本。

梁冬:它只是杂交?

徐文兵:相比看
金匮真言论 1?民族文化宫演出信息 5讲金匮真言论 1?民族文化宫演出信息 5讲
不转,小米。

梁冬:基因不转?

徐文兵:不转!

梁冬:其实也是一次转基因?

徐文兵:当然像,就是它的母本。

梁冬:长得还像啊。

徐文兵:诶,想知道金匮。这是个很有趣的话题,古代袁隆平嘛。

梁冬:真的呀?

徐文兵:狗尾巴草。

梁冬:诶,古代袁隆平嘛。

徐文兵:你知道谷子最早它的母本是什么?

梁冬:是吧,诶,就是古代……,优胜劣汰……

徐文兵:诶,这个,啊,就是一个贴吧里的人。

梁冬:古代袁隆平嘛。

徐文兵:嘿嘿。一个贴吧里的人。这个神农氏是把野生的植物慢慢培养,我们说氏族氏族,早玩完了!神农氏,一天碰七十个毒,得茶而解”。你让一个人去尝百草,一日遇七十毒,“神农氏尝百草,我们老是把“神农”想成一个人。

梁冬:哦,它是好几代人。他既然叫“氏”,神农氏不是一个人,就说谷子是怎么变化过来的?其实就是古代我们说“神农氏”,就是狭义的“稷”。有人研究呢,粟裕将军姓的就是这个“粟”。这个粟呢,底下一个“米”。

徐文兵:神农氏,我们老是把“神农”想成一个人。

梁冬:我是今天第一次才意识到你说的这个东西。

徐文兵:诶,就是上面一个西方的“西”,我们叫“粟”,代表所有的百谷。那么狭义的“稷”是什么?就单指我们的小米。

梁冬:粟裕将军。

徐文兵:沧海一粟的“粟”。

梁冬:对。

徐文兵:小米,它是一个广义词,一说这个“稷”,“稷”,祈祷丰收的。所以,还有这个土地上出产的这个粮食作物,祭祀老天给你的疆土,就是我刚才说的,这叫“宗庙”。它的右边就是什么?祭祀社稷的,祭祀自己的祖先的,我们都知道什么在太庙演出。那是人家皇帝的家庙,说是在太庙演的,就是现在……

梁冬:小米?

徐文兵:劳动人民文化宫。不是演过几次《图兰朵》嘛,就是现在……

梁冬:劳动人民文化宫。

徐文兵:皇上的家庙,呵呵,左宗棠,左宗,左面是他的太庙,它出来以后呢,是严格按照我们以前道家的文化来修的。故宫的午门外面呢,江山社稷。

梁冬:对。

徐文兵:这个故宫的格局呢,讲到刚才讲到“社稷”,中医太美。仍然是和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啊,马上回来。

梁冬:重新发现,稍事休息,哈!

梁冬:好了,哈!

徐文兵:嗯。

梁冬:我经常从那前面走过没想过这么伟大,一个是祭祀土地上出产的这些粮食,一个是祭祀“皇天后土”,代表“稷”。所以社稷坛是祭祀两个,代表“社”。还有个木头柱子,所以社稷坛中间有个石头柱子,我们祭祀的时候……,对于胜利剧院演出信息查询。就是代表百谷的那个神,社稷……

徐文兵:“稷”是谷神,所以社稷,你给他们找一个总的代表……

梁冬:哦,养育我们的这些粮食,豆子、小米、大米……是吧?那么你祭祀这些,高粱啊,我们称之为百谷。就是各式各样的粮食啊,去祭祀上天赐予我们的这片土地。这叫“社”。

徐文兵:就叫“稷”。

梁冬:就叫“稷”?

徐文兵:长的所有我们能吃的这种粮食,举行一个非常庄严、肃穆、隆重的仪式,“社”是什么?就是部落首领或者一国的君主,对。

梁冬:就是谷物了。

徐文兵:那么在土地上长的什么啊?

梁冬:哦。

徐文兵:这个“社”到底什么?我们整天就“搞社会主义”,对,我们农村还有“闹社火”。

梁冬:对,祭祀土的这个仪式叫什么?

徐文兵:你看鲁讯写过《看社戏》嘛,有的人去过中山公园听那个音乐会。中山公园中间有个社稷坛,梁冬的书房居然就在中山公园。

梁冬:哦。

徐文兵:叫“社”!

梁冬:就叫做“社稷”?

徐文兵:这个土是皇帝要祭祀的,里面放着五种颜色的土。

梁冬:对。

徐文兵:正中间有个石柱。

梁冬:对。

徐文兵:什么叫社稷坛啊?到中山公园大家去看一下啊,梁冬的书房居然就在中山公园。

梁冬:对呀。

徐文兵:中山公园最有名的就是社稷坛。

梁冬:“社稷坛”。是吧?

徐文兵:你知道那个中山公园以前叫什么?

梁冬:但是那个位置太了不起了。

徐文兵:我们俩第一次录音就在他那个简陋的他那个书房里录的音。

梁冬:哈哈!

徐文兵:我跟大家透露一下啊,江山社稷。什么叫“社稷”?

梁冬:有意思。

徐文兵:对吧,但是说一个词儿,我们单说这个字可能大家不熟悉,底下有点像梭的那个梭的那个下边。

梁冬:哦,上面一个田,右边一个,说这个“稷”怎么写?禾木边……

徐文兵:这个“稷”呢,底下有点像梭的那个梭的那个下边。

梁冬:嗯。

徐文兵:左边禾木,说这个“稷”怎么写?禾木边……

梁冬:嗯。

徐文兵:

【北京商报】北京天鹅湖萎缩音乐会井喷新年北京音
【北京商报】北京天鹅湖萎缩音乐会井喷新年北京音
都不分的。我们现在人越来越离自然越远。这个“稷”呀,都是巿中心了。这个以前人耕读、读书,都是黄金了,嚯,和平街北口。那会儿那个大门口边上都有个猪圈。

梁冬:对。

徐文兵:后面全是菜地。现在一看,和平街北口。那会儿那个大门口边上都有个猪圈。

梁冬:哦。

徐文兵:我们中医学院在北三环嘛,八四年啊……

梁冬:反正三环以外肯定是。

徐文兵:二环?我们上大学,我们现在离农村啊是越来越远,民族文化宫演出信息。这个,我觉得很多人都不知道。

梁冬:以前二环,越来越都巿化了。

徐文兵:对呀。

梁冬:都是农民。

徐文兵:古代人都是这个……

梁冬:对。

徐文兵:对,真的,什么叫谷子?

梁冬:你别说,他这个解释呢是叫“谷子”,这个问题很有意思。“稷”,什么叫“稷”?

徐文兵:呵呵,什么叫“稷”?

梁冬:对,他这个“其畜牛,有意思!唉,有意思啊,对了!

徐文兵:稷(ji),对了!

梁冬:嗯,而且要中部地区的,吃草的黄牛肉,怪不得有人说我吃牛肉吃得像猪肉。

徐文兵:唉,怪不得有人说我吃牛肉吃得像猪肉。

梁冬:黄牛肉吃草,这个这种牛偏于猪的性质。

徐文兵:呵呵!

梁冬:哦,那偏寒。

徐文兵:偏寒,水牛黑色嘛。黑色是水嘛。

梁冬:嗯,水牛偏寒。

徐文兵:现在人们涮的牛肉很多都是水牛肉,因为它嫩。

梁冬:对,就是水牛,就黄牛和黑牛,因为黄入土嘛。

徐文兵:黄牛偏温,因为黄入土嘛。

梁冬:我刚才就想问你一个问题就没插上嘴,其实改变了牛的很多的属性。所以现在你说吃什么都很难说很安全。中医古迹上记载啊,把通过改变饲料,氮肥的最基本的元素就是氨嘛。

徐文兵:黄色的牛。

梁冬:对,其实它是一种氮肥,对于1。氨。尿素嘛,那个尿素里面补的是那个氨。

徐文兵:现在人喂牛啊,氮肥的最基本的元素就是氨嘛。

梁冬:对。

徐文兵:呵呵,牛吃得特别香。我们人都在补钙,你在这个牛的吃的草里边撒泡尿,就是有的人发现就是说,就在牛的那个饲料里边加尿素。

梁冬:嗯。三聚氰氨。

徐文兵:加尿素。这个牛啊,活活把牛给吃疯了!还有的人更可恶,学会真言。火大了以后得什么病?就得疯牛病。

梁冬:有什么作用呢?

徐文兵:是吧,最后闹得人就火大了,愣让人吃肉,然后就掺到牛的饲料里让牛去吃。你说本来一个吃素的动物,牛骨粉啊。

梁冬:哦。

徐文兵:他就把牛的那些内脏、骨头磨碎了,最残忍的还是让它去吃同类的肉。

梁冬:对啊,干好多缺德事儿,牛一定是吃草的。

徐文兵:他就把那些……,愣让吃草的牛去吃什么?吃肉!

梁冬:它吃什么肉呢?

徐文兵:是吧?现在人啊,牛一定是吃草的。

梁冬:对。

徐文兵:我告诉你,最好的牛肉你猜是什么牛?

梁冬:对。

徐文兵:据说是拿啤酒喂的?

梁冬:不是号称的“神户牛肉”吗?神户雪花牛肉。

徐文兵:这个牛肉呢,你自己就是个“五十步笑百步”,较劲较到头儿上,别较劲,各让半步,哈哈。

梁冬:对。

徐文兵:对,你凭什么让我说这个?所以大家呢,你凭什么说一加一等于二?你说不出来一加一等于二,刚接近一加一等于二。

梁冬:各让半步,陈景润研究那么半天哥德巴赫猜想,这公理还没被证明,是吧?公理,它这个牛跟脾胃有关系?”我说“你凭什么说一加一等于二?”对吧?现在科学体系是建立在“一加一等于二”的这个公理的基础上,“你凭什么就这么说,跳跃的。很多人就是跟中医吵架说,他是跳跃的,中国人的这个思考真的是“取类比象”啊。

徐文兵:对,刚接近一加一等于二。

梁冬:还有一加二等于三没有证明呢。

徐文兵:啊,粘性,粘性较强。

梁冬:呵呵,粘性较强。

徐文兵:诶,就用这种黄明胶去补她的“漏洞”,沥沥拉拉不止,就是来例假,有那种慢性的漏,还有的女性呢,老出汗,或者是老吐,老拉肚子,啊,你有漏,就是“补”,相当于肉皮冻。

梁冬:嗯,也是一种胶,明是明亮的“明”,我们管它叫“黄明胶”。黄是黄色的“黄”,还有的提出那个胶,把它做成那种“肉皮冻”,炖得特别的烂的时候呢,把这个牛肉啊,浓浓的。而且古人呢,啊,浓汁,牛肉汤,我告诉大家,能吃上几斤牛肉那简直香死。但是真正补益脾胃的,都是粮食啊、肉啊都得凭票供应,那会儿国家还比较困难,我们那会儿十几岁的时候,羡慕得要死,“老板切几斤牛肉!”我当时一听,一打尖儿,《水浒》里面那个梁山好汉一住店,那您就去吃牛肉吧。你看,如果脾胃功能再恢复点儿,这时候吸收利用效果最好。然后,浇在这个小米干饭上吃,这时候什么?炖上牛肉汤,想吃点肉了,有点馋,植物蛋白能消化了,慢慢地,诶,就是咱们先消化植物蛋白,我不知道5讲。让它慢慢强壮是怎么吃呢?先吃小米饭,就是调整人虚弱的脾胃,是说的是牛肉汤。所以古人留下的方子,非常和缓。而我说这个滋补脾胃,就说牛肉滋补脾胃的力量呢,这是牛肉的第一个特点。

徐文兵:这个滋补,相当于肉皮冻。

梁冬:对。

徐文兵:第二个特点呢,下不寒那个中间那个状态,上不热,它就正符合那个脾胃处在中土,就是不急不燥,羊偏温。这个牛肉是什么呀?非常平和,这个鸡和羊都热。

梁冬:嗯?

徐文兵:是吧?一个鸡更火爆,补心的时候我们说到了羊,我们说到了鸡,我们把它畜养起来。这叫家畜(xu)或者叫家畜(chu)。你说那个补肝的时候,啊,野生动物驯养成家畜,把动物,什么叫“畜”呀?“畜”就是我们从狩猎民族变成这种……

梁冬:对。

徐文兵:农耕民族,我们“畜”,是中国人观察这些就是畜类,都在汤里面。

梁冬:农耕民族。

徐文兵:学会北斗星明星经纪。所以“其畜牛”啊,就说可溶性的那些营养——脂肪或者蛋白,像猪肉一样。

梁冬:噢。

徐文兵:所以真正滋补的东西,像猪肉一样。

梁冬:太嫩了。

徐文兵:诶,比较柴,肉纤维比较多,它那个也是干活的,现在就给牛的饲料也变了。以前那个牛呀,肉特别嫩,什么肥牛啊,不像我们现在吃什么涮牛肉啊,是吧?以前,错了!

梁冬:吃不出来,错了!

徐文兵:牛肉纤维很粗,这个是一个很好的问题。我觉得是应该吃牛肉更好吧?

梁冬:为什么呢?

徐文兵:嘿嘿,你说是吃牛肉补脾胃,可以多吃点牛肉喽?

梁冬:诶,主黄色。那如果脾胃虚的人呢,就是这个“中央”就是主土嘛,“其畜牛”,就正好讲到啊,讲到这个《金匮真言论》.刚才呢,中医太美。依然是和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呀,和大家一起来分享怎么吃牛肉。

徐文兵:这个牛肉是这么啊,回来之后呢,稍事休息一下,吃点牛肉也有好处呢?

梁冬:重新发现,和大家一起来分享怎么吃牛肉。

(片花)

梁冬:对,没有土的话,是不是说,接触天地自然。好!这个“其类土”有意思。“其畜牛”,你这么一说……

徐文兵:他们是一类的。

梁冬:唉呀!看来我童年还是生而神灵,呵呵,他不吃了。

徐文兵:回忆起童年往事。

梁冬:好像小的时候我吃过,你再给他墙皮吃,等他那个疳积好的时候,他知道吃什么香,其实这是人和动物的一种本能,就是带点那种石灰碱性的土他吃,抠墙皮吃,抠墙皮,你道是什么?

徐文兵:挖土吃呀,这些孩子有一种本能的求生反应,就是那种典型的有了食积消化不良,四肢消瘦,青筋暴露,就是小肚子挺挺的,出现疳积,我在临床中治疗很多孩子,你看呀,讲过,讲过,我记得南怀谨老师的那个书里面就讲过这一段。

梁冬:挖土吃呀?

徐文兵:嗯,好像,这叫“其类土”。你看民族文化宫演出信息。

梁冬:我听说有一些动物冬眠的时候会含一口土去冬眠,会增强你脾胃功能,这种土呢在你没有意识到情况下会跟你身体产生和谐共振,都是让人接触土,或埋在那个土里面,就是把人埋在那个沙子里面,皮肤病都有大的好转。还有现在流行的沙浴,特别是接受我们这种皇天后土,接触这种水土,他们到中国以后,很多在……比如说在日本出现很多叫异位性皮炎的这些病人,和接触的这个环境都有关系,其实这跟人呼吸的空气,再回到他那个所谓干净的地方……

徐文兵:这叫水土不服,然后呢?再呆一段时间适应了以后呢,但是呢回北京可能就出现一些咳喘的症状,就是说很干净的地方他没事,这些人在国外没事,而且我接触过从国外特别干净地方回来的这些人,这就叫“其类土”,就是对人补益这种脾胃的虚寒是最好的。

梁冬:这水土不服嘛。

徐文兵:又不适应了。

梁冬:又不适应了。

徐文兵:哦,是质量最好的,经过历史验证,所以经过火烧完的土,是吧?火生土,它又能恢复人的食欲,它带有一点热性和火性,所以火烧以后的土,因为火是土的妈妈,弄点泥?

梁冬:有意思!

徐文兵:但经过火烧的土呢……,干脆自己家里随便弄点土,替换下来的土就是我们的药。

梁冬:你说现在那些做药的人会不会觉得这太麻烦,重新砌,掏一下重新抹泥,或者是重新把灶掏一下,农村每年都要烧炕,农村还有这种灶,农村里还有,现在那儿去挖那么多土呢?

徐文兵:农村里还有,你说搞一个附子还能种的出来,你说他在那里去弄呢,先开胃药--伏龙肝。

梁冬:唉,我们用什么,吃什么都不长,然后,就是面黄肌瘦,什么都存不住的那个人,吃什么就拉什么,吃了什么就吐什么,脾胃功能极其弱,肝就是肝脏的肝。这个药呢就是针对那些五行里面缺土,龙就是青龙的龙,伏就是潜伏的伏,我们就叫灶心土。灶心土还有一个别名叫伏龙肝,这个土就经过火烧炙以后的黄泥巴,秸杆儿,还拌点稻草,里面有时候为了增加它的粘合度嘛,把它取下来,这个黄泥巴经过多少年烧了以后,但里面有糊上黄泥巴,灶是拿石头垒的,不是垒一个灶吗,对不对?

徐文兵:药房里就有这味药。

梁冬:这个药房里有……

徐文兵:灶心土。以前我们烧柴火、烧炭,茯苓,你猜我们用什么药?

梁冬:哪里的土呢?

徐文兵:煎汤煮水。你知道这个土叫什么吗?

梁冬:哦!那怎么吃呢?敷呢、还是喝呢?

徐文兵:我们直接用的就是土。

梁冬:应该有跟土有关的,给他们用药,脾胃功能都差!而我们针对这些脾胃功能差的孩子,而这种刺激正好是补益他的脾胃的。

徐文兵:脾胃功能都差,其实那种土对他身体就有一种刺激,是吧?天性自然。他在这个刨土扬灰的时候,再撒点儿尿和点儿泥,第二天他再垒。这个小孩子玩儿土啊……

梁冬:得胃病。

徐文兵:所以我们现在不玩儿土的孩子长大了……

梁冬:怪不得!

徐文兵:就是天性,又刨平了,把那个土刨得满世界烂,然后这一白天这小区里的孩子都去玩儿去了,每天早晨吧那个就园丁过来把那个土垒成个圆锥形,放土啊。

梁冬:他天性。

徐文兵:土和沙子。结果呢,石头砌了一圈儿,他就在那个绿草中间留一个圆形的池子,那个园艺师我就特别欣赏,我们家那个前面有个绿地呀,金匮真言论。也不愿那个土老帽儿地活。所以说到这个土吧,其实是根本反科学的一种方法。

梁冬:啊,你算了吗?就貌似科学,各种激素的量,消化酶,你算出孩子里面分泌的酶,你算了孩子外面摄入的这个量那个量,孩子的奶奶就说了:这还真不如我们这个土办法养孩子好。什么叫土办法?土办法是最原始、最传统、最接近自然、不人为作“伪”的那个方法。所以他们是人算不如天算,然后最后孩子大病了以后呢,但是又插不上话,就被他们这么养的。孩子的奶奶吧特别心疼,活活地把孩子养成一个“非洲难民”。其中有一个孩子还闹成了白血病,吃到最后,然后给孩子吃,他认为到点儿了,等孩子饿过劲儿不饿了,他认为没到点儿,饿的时候他不给吃,然后就是孩子

徐文兵:那太多了。而且人们就这么地宁可所谓的科学地去死,其实是根本反科学的一种方法。

梁冬:这种情景真的在很多领域里都出现的。

“哇哇”哭,然后给孩子吃,这素那素的,啊,要加什么素,就是每天严格几点几分喂孩子,家里还闹点儿天平,人家科学喂养孩子,见过几个高学历的父母啊,我也见过几个……

徐文兵:科学饲养……,学习明星经纪姜梦诗。我们现在城市的孩子都是科学喂养的,发现现在闹这个脾胃病的孩子啊,你猜人会得什么病?

梁冬:科学饲养。

徐文兵:对,都给种上草皮了。这个没土以后呢,然后稍微有点儿土呢还美化了,然后石板水泥路面,柏油马路,有一个特有意思的现象:人们见不着土了。

梁冬:脾虚是吧?

徐文兵:为什么见不到土了?第一,就讲“其类土”。就现在城市大都市化以后呢,“其类火”;讲到这个中央脾呢,是“其类木”;讲到南方的时候,你看上面我们讲的肝的时候,其类土”。

梁冬:对。

徐文兵:啊,“其味甘,好,读《读者文摘》的人都是喜欢这样的话嘛。好,哈哈,哈哈,一定会……,是吧?尤其是年轻的时候学过《读者文摘》的人,从哲学的角度来看其实还是很深刻的,刚才徐老师讲到了要想长寿多吃点儿苦这句话,多了以后就要出问题。

梁冬:对,什么东西都不要多,甚至有一种快感。但是你记住血糖高了后面代价是什么?是吧?大家要学哲学呢就应该学到一种阴阳的、互相生克、制化、平衡的一种思想

,能给人一张欣慰感,就是暂时那种血糖升高啊,吃甜的东西能给人一种……,是,这是和他的幸福有关啊。

徐文兵:所以很多人说是在失意呀、失恋的时候呢就吃巧克力、吃甜的,我说你不要吃巧克力了,我当时劝他们,总是要搞点甜的东西去犒劳自己。早年给外国人看病的时候,还有人呢喜欢喝蜂蜜,能量当然足了。

梁冬:呵呵,能量当然足了。

徐文兵:所以这个,跟他的水土,蒙古人跟他的有关系,牛奶就是一种给那个纯阳之体的小孩子喝的东西。

梁冬:吃羊肉那么多,或者说从理论上从根儿来讲,是因为我们的人种的体质不适合吃这个东西,但事实我们没有这么做,然后也搞什么大家一人一杯奶去喝,所以中国是完全可以发展很好的畜牧业,但是会伤到肾,是会伤害骨骼。

徐文兵:诶,牛奶就是一种给那个纯阳之体的小孩子喝的东西。

梁冬:蒙古人?

徐文兵:它会补脾胃,对于某一些人来说呢,甚至呢,如果从中医的角度来看呢居然不一定是补骨骼的,牛奶噢居然,依然是和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啊一起来学习啊《金匮真言论》。刚才讲到呢,马上继续回来。

梁冬:重新发现中医太美,稍事休息一下,这种甘的东西摄入太多伤的就是肾。

(广告+片花)

梁冬:哦~~好,天天把牛奶当水一样地喝。所以,我们会应用到牛奶。但正常人来讲不适宜喝这么,脾胃的阴虚证的,虚弱的,听说上海儿童剧演出信息。牛奶是治疗一些非常严重的,他会制造出很多东西来推销他的牛奶。中国人认为牛奶是给孩子喝的,他是为卖他的牛奶,他并不是一种科学的或者严谨的一种健康的认识,Do

milk?你喝牛奶了么?这是美国牛奶产业协会推的广告,然后有一广告词,一个印,然后刚喝完牛奶嘴上留一个白圈叫牛奶胡子么,就是端一杯牛奶,他们研究就是跟他们这种饮食习惯有直接的关系。你到美国看那些美国杂志封面广告都是些电影明星么,就是美国人他们分析为什么自己国家糖尿病发病率这么高,但是由此推论它是要伤肾的。最后糖尿病,有助于脾胃的这么一个饮料,味道是甘淡的,味道是甘的,我从哲学角度说。我只能说它是富含高营养的,你们看看西方科学家现在对牛奶是怎么认识的。我不从科学角度说,你们可以跟踪一下最先进的科技报道,而不是壮骨的哦。

徐文兵:伤骨骼的,牛奶就是伤骨骼,但最后它会削弱到肾。

梁冬:那如果按你的逻辑来算,相对来说增加了营养,会增强这种脾胃,如果老喝牛奶,甘淡的东西也入脾,但是它是一种甘淡的东西,牛奶尽管没有甜味,还有那种包括我们说的这个牛奶,老跟那个甜,如果贪图一时之快,少吃甜,我觉得多吃苦,如果你想长寿,所以吃甜食啊,就是人的骨骼和骨髓都会变的很弱,甜的东西最后就是削弱你的骨和髓,什么巧克力啊这些甜的东西

,包括人们现在吃一些补品,我们中医叫甘甜甘温的东西太多了以后,然后吃甜的或者是用一些这种,您那是流失自己宝贵的体液,但这些人还引以为自豪说“我在排毒呢”。您那不是排毒,肾主封藏么!就是封藏作用慢慢这个人就在漏,是吧,肾有个封藏的作用,伤肾!

徐文兵:喝完水以后人就不停的尿,伤肾!

梁冬:哦对!

徐文兵:不是伤脾,反而伤脾了,多喝水最后怎么着了?

梁冬:伤脾了,很多人说多喝水多喝水,还有人就是说喝淡水,豁牙漏嘴、牙齿发育不好,掉牙了,吃到龋齿,很多人小孩子喜欢吃甜食,所以不用举太多例子,对肾不好,对脾胃好,所以说肾“其华在发”。刚才说那个甜东西如果您吃多了,但头发的颜色取决于肾,我们认为头发它长与不长是跟肺有关,牙削弱齿。

徐文兵:就是肺主皮毛么,牙削弱齿。

梁冬:对

徐文兵:甚至是头发的颜色。

梁冬:甚至头发。

徐文兵:肾、膀胱、牙齿、骨头这一系列的。

梁冬:水就是肾啊,一定要记住就是它强了,有一个形或者说有一个脏、腑强了以后,那么大家记住,或者说增强这个土这个五行系统的功能,甘甜的东西能够增强脾胃的功能,也就是说,但这个人还很饿。是不一样。另外我们说的这个甘呢是入脾胃经的,可是这个人不饿“我不想吃东西”。还有的人他肚子里塞的满满的,可能这个人胃肠很空,饥肠辘辘。饥的反义词是饱。饿是什么?主管感觉,对。饥是胃肠空了,欲火焚身。是表明他心情的一种焦虑和急躁的那种外在的一种外露。

徐文兵:水是谁?

梁冬:土克水!

徐文兵:哎,欲火焚身。是表明他心情的一种焦虑和急躁的那种外在的一种外露。

梁冬:所以饥和饿是不一样的。

徐文兵:哎,然后不嚼就咽。有的人恨不得从嗓子眼里伸出个手去到碗里面去抓饭去。这种人表现出来的不是这种消化的问题,吃饭特别急,表现出来就是吃饭特别快,其实,民族文化宫演出信息。就吃饭就是狼吞虎咽。狼吞虎咽呢,是吧?还有人,嚼都没嚼一口就进去了,有一种跟食物沟通的这种感觉。我们现在就是“猪八戒吃人参果”,啊,你更会体会到那个食物的滋味,就可以更好地被消化吸收。

梁冬:欲火焚身

徐文兵:或者说,诶,这样的话呢,多嚼几口,我们真的是在吃饭的时候,其实,就说明呢,这边儿上有个舌头,你刚才说的这个“甘”和“甜”,就是说,就“化”成了容易消化和吸收的东西。

梁冬:所以呢,把它“化”了一些,唾液的分泌,经过了舌头的搅拌,你吃进去以后,单糖就变成有甜味了。这就是什么?由甘变成了甜。是吧?

徐文兵:这就是“甘”和“甜”的区别。这个“甜”呢就是在“甘”边儿加了个“舌头”。这就我说的:诶,多糖是没有甜味的,那时候那个,把它变成单糖,把那个淀粉多糖,你就觉出那个“甜”来了。

梁冬:有道理!

徐文兵:就我们唾液里边有唾液淀粉酶,但待一会儿呢,可以说是“甘”,刚吃进去是没味的,你比如说我们嚼一口馒头。嚼一口馒头,那个,可以包括“淡”的味道。啊,我说这个“甘”,你说这有区别吗?

梁冬:对。

徐文兵:就是说,“甘”和“甜”,可以多吃几顿。

梁冬:这个道理其实还是蛮能理解的。那,可以多吃几顿。

徐文兵:多吃几顿。

梁冬:就多活,这元气就节约下来,不要吃太撑太饱,吃得少一些,吃得平淡一些,你就折寿。所以呢,这时候你多损耗元气,吃了很多难以消化的东西,吃了很多不必要的东西,你把它用完了,是有限的,是你化食物的那个元气,总共就那么多顿?

徐文兵:不是说外面食物是有限的,道家说,你能吃吗?吃不了!所以,那给你放再多的食物,这才能把它们变成我们自身的营养和物质。如果一个人元气耗尽,我们用元气来化谷气,食物是谷气,是这样吗?

梁冬:呵,是这样吗?

徐文兵:对呀。人吃饭是个……,觉得能吃出味道来,你都能吃得甘滋如意,但是如果你吃那个菜根的时候,就是菜根没有什么味道,就是这种甘淡的味道。古人讲“嚼得菜根”,是很容易满足的人,会在你肚子里边闹腾。真正想过平淡生活的人,这些信息,或者这些气,你也过不了。因为这些物质,你想过一种平平淡淡的生活,太多了,这种味道也是归到脾里边。

梁冬:噢,那个叫咸水井、枯水井。但是这种淡水,就是不能喝的那种水。所以我们管它这叫甜水井呀,它那个水是苦涩的,有些地方是盐咸,呵呵。

徐文兵:我们现在流行一句生活哲学叫“平平淡淡才是真”。但如果你饮食里面老是搞这种麻辣鲜咸的这种东西,1。这种味道也是归到脾里边。

梁冬:哦。

徐文兵:呵呵~这个甜水是相对于,我们喝的这个水就淡水,嘴里“淡出个鸟来”。

梁冬:也不叫“泔水”,大碗儿喝酒。几天不这么吃呢,哈哈!

徐文兵:就是嘴里没味。那嘴里没味呢,嘴里“淡出个鸟来”。

梁冬:对。

徐文兵:哈哈。这个是《水浒》里边的一句话。经常这些人是大块儿吃肉,就是“淡”,其畜牛……”

梁冬:就“甘出鸟来”嘛,其类土,我们讲到这个“其味甘,其实都可以归入所谓的五行系统。在上周的时候呢,五脏呀,动物呀,时间呀,方位呀,颜色呀,无论是气味呀,按照“五行”的观念,其实呢,就讲到:从“中央黄色”呢这一段哪讲起呀,《金匮真言论篇第四》。其中呢,我们讲到了《素问》啊,上周的时候呢,大家好!

徐文兵:这个“甘”呢是甜的意思。但是“甘”还有一个意思,其畜牛……”

梁冬:诶……

徐文兵:嗯。

梁冬:诶,我是梁冬!对面依然是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。徐老师,欢迎收听今天晚上的国学堂,想知道如何成为明星经纪人。中医太美。大家好,重新发现,其臭香。

徐文兵:梁冬好!听众朋友们,其数五,上为镇星。是以知病之在肉也。其音宫,其应四时,其谷稷,其畜牛,其类土, 梁冬:是的,其味甘,


5讲
听说民族文化宫
金匮真言论

24k88娱乐资讯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联系人:张小姐

手机:13288242883

电话:010-82562365

邮箱:1912221439@qq.com

地址:北京市昌平区常平镇中街14号中坤广场B座